中國篆刻兿術家恊會
栏目导航
协会章程        协会新闻        协会会员         联系我们

邓石如白文印篆刻讲堂一百一十七

发表时间:2018-02-24 17:43

无论介绍哪位篆刻家的白文印,汉印都是无法回避的,邓石如的白文印在其中后期,广采博取汉代刻石篆书、汉印文字、石鼓及秦汉多种金石文字,参以隶意,融为一体,用以入印。其白文印印文或方或圆、或长或扁、或粗或细、都能益尽其美,创造出一种有个人独到个性的汉印形式。其白文印有别于一般汉印的特点,一改汉印平铺直叙的状态,横画不是一味平直,而是有了波磔,这也是隶意的体现;直画不死硬,而是带有弧势;斜画也不像汉印那样多作四十五度的斜笔,而是随笔意流转自如,更加的具有书法的书写感。我们先来下面的这方“在心为志”

印文:在心为志

款文:在心为志,邓石如篆,时客邗江。

文出《毛诗序》:诗者,志之所之也。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邗江因吴王夫差开邗沟、筑邗城而得名,已有2500多年历史。邗江是古扬州的发祥地,“邗”字古语意为“水边的古邑”,素有“淮左名都”、“竹西佳处”之誉。

此印中横画多为平直,但是弧画却是别开生面的用了各种几乎不符合篆法的弧度与处理方式,足见邓石如创新之心。但是回到每字的笔画起止之处,又可以看到如书法一般的笔意起止,更是其篆书书法艺术的体现,笔意更加的顺畅。几字之间的挪让处理,自然如意,又使得印面更加的浑融一体。

“疏处可以走马,密处不使透风。”是邓派篆刻在疏密处理中最大的特色,此印亦是如此,疏密处理的亦是自由随心,非在笔画多处作密,而在笔画偏少之字作疏,而是更加的书法中的章法处理一般,“常计白以当墨,奇趣乃出。”

印文之意,结合印文出处,再结合此印印面,更觉其中弯弧的处理之精妙绝伦,如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

印文:我书意造本无法

款文:戊申初冬,咏亭先生属。古浣子琰。

文出北宋文学家、词人、书法家苏轼的《石苍舒醉墨堂》

人生识字忧患始,姓名粗记可以休。

何用草书夸神速,开卷惝恍令人愁。

我尝好之每自笑,君有此病何年瘳。

自言其中有至乐,适意无异逍遥游。

近者作堂名醉墨,如饮美酒销百忧。

乃知柳子语不妄,病嗜土炭如珍羞。

君于此艺亦云至,堆墙败笔如山丘。

兴来一挥百纸尽,骏马倏忽踏九州。

我书意造本无法,点画信手烦推求。

胡为议论独见假,只字片纸皆藏收。

不减钟张君自足,下方罗赵我亦优。

不须临池更苦学,完取绢素充衾裯。

先提一下款文中的“咏亭先生属”这里的“属”应通“嘱咐”。

印文的排列一看是很规整的六字分三列两行等分排布,皆是因为将“造”字与“本”字合文而达到的效果。篆法则是更加的具有汉篆的特征,汉篆在篆书中比较特殊,其更接近于隶书,是古隶、今隶之间的一种特殊的篆书形式,特别是在弯折、起止之处,我们知道秦篆是无折而只有弯转的。特别是这里的“本”字,弯折的处理与汉代《袁安碑》之中的处理几乎一致。更值得关注的是此印的笔画起止,更加的尖直,这虽非汉篆的特征,但是更加的有隶书的笔韵。

很多的时候我们欣赏篆刻的作品,往往功夫都在印外,印文的出处,篆法等等,这其中的文化历史底蕴与篆刻的艺术表现是并立的,没有印外的文化底蕴,则篆刻之美已失去十之七八。

此上二印“侯学诗印”、“太羹玄酒”。

“侯学诗印”中的弯折更加的柔和,这与典型的汉印文字笔画多为平直似乎不符合,其中的弯折与斜画更是与典型汉印文字有所不同,但是这正是邓石如白文印的特色,直画不是一味平直而是在似弯似直间,弯折处亦是如此,即非秦篆的圆转,亦非隶书的直折,其中一些肖万哲或者斜画又刻意圆转。已经是其书法的延续,而非篆刻,这也是邓石如对篆刻的贡献,因其书法的造诣而将更多的书法与篆刻相结合,使得印面更有书法的笔意在其中。而刀法的处理,一方面表现了书法的晕染,又使得镌刻感得以保留。

“太羹玄酒”一印则是在篆法上更加的符合典型的汉印制式,甚至在印面上略微呆板,我们在介绍汉印的时候,曾提及汉印平正浑厚,但是因笔画多平直,则易出现板滞,此处,邓石如运用细微的弯折,来化解。我们可以看到很多似直而略弯的横画处理,带有其书法深深的隶意痕迹。亦可以看到“玄”字下部出格的细弯转处理,但是又保留了基本的平直的造型。“酒”字的处理中三点水旁的弯折方向亦是与篆书不同,而是接近“水”字在隶书中的写法。

多言一句,“酒”字在众多篆刻家的作品中多有出现,但是其中的表现都是各有特色,其中的韵味与印外之意都是值得细细品味的。

之所以把两方印放在一起,两印虽细微之处大相径庭,但是都是在内涵中保留了汉印的最大的特征。

平整端庄,浑厚朴实,势韵自然,变化万千。这汉印的几大特征,并非在汉印中都表现的十分明显的,汉印中很多印都是板滞无趣之官印,但是经过明清篆刻家的不断总结体悟,加入自身的个性与创新于其中,才有了更加丰富面貌的汉印风格。我们在邓石如的两方如今看来极具汉白文印韵味的作品可以看到,篆刻家在继承与创新中所付出的心血。

所以此类篆刻我们依然称之为汉白文印风格,而非有的研究者所言仿汉印作品,一是强调其底蕴的由来,亦是想保留这些篆刻家心血的初心,继承汉文化的精华。

记住汉印的特征,亦是汉文化的特征:平整端庄,浑厚朴实,势韵自然,变化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