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篆刻兿術家恊會
栏目导航
协会章程        协会新闻        协会会员         联系我们

我的老师王个簃:即使住在医院,仍坚持练字习画

发表时间:2019-11-04 13:38

王个簃(1897-1988),名贤,字启之,江苏海门人。曾任上海美专教授兼国画系主任。新中国成立后,任上海画院副院长、名誉院长,中国美协理事、美术家协会和书协上海分会副主席,西泠印社副社长,上海文史馆馆员等职,曾多次受到老一辈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与嘉奖。

1986年春,在上海工作的表哥的一位同事知道我从小喜欢书法篆刻,说要带我去见一位有名的书画家老师,我一连高兴了几天,想着那位将要见到的老师会是什么样子。

我整理了一部分自己的习作,准备带去给老师指导。表哥打电话让我星期六到他家,下午他的同事要带我去那位老师家。

午饭后我高兴地随表哥和他的同事来到上海淮海中路一间旧式公寓里的二楼,门铃响起,一位阿姨热情地把我们引入客厅。只见靠窗的一张旧式藤椅上坐着一位体态偏瘦的长者,这时我才知道这位长者就是大名鼎鼎的王个簃先生。

 王个簃先生题字

个老看见我有点胆祛的样子便热情地招呼我坐下,我则开始环视个老的书房,室内陈设简洁干净,墙壁上除了挂着几幅吴昌硕、黄胄等人的书画作品外,藤椅后面的墙上还有一张吴昌硕的黑白照片,照片略微有点泛黄,显现出岁月的痕迹,靠窗的一张大写字台堆着各种书籍和报纸。

在此之前,我已拜读了个老的众多书画、篆刻作品,深知个老是一位有学识、有修养,处事接物豁达随和,对名利十分淡泊的老艺术家。

 三位巨匠:诸乐三、王个簃、沙孟海

个老和我们随便聊着,并让女儿为我们不时地添加茶水。我静静地聆听他对我讲他的学艺经历,他16岁到南通求学,笃好诗文、金石、书画。27岁由诸宗元介绍,去上海随吴昌硕学习书画篆刻,成为入室弟子。

在跟随吴昌硕先生学习的日子里,吴昌硕怎样在生活上给于许多关怀,怎么为他修改诗词,指导他学习书法篆刻,几十年的教诲对他书画篆刻艺术的提高起到了怎样重要的作用。

 王个簃篆刻:鹰击长空

说着说着,个老从书柜里捧出一叠他自己的书画作品和他的篆刻集让我们看,并为我们签名留念。读着他的书画篆刻作品,能够感受到他在中国书法、篆刻发展的道路上,是一位不断进取的艺术家,不仅是他自身的艺术成就可彪炳于世,而且他低调的为人在艺术界都为人们所称颂。

个老胸中自有天地,见诸笔端犹如铁笔横扫,气势磅礴,他的书画篆刻深得吴昌硕真传,法度谨严,具体而细微,但又不仅仅囿于缶翁师,而能够独立地、全新地寻求属于自己的艺术语言,从而自开新境,在不经意的笔墨中能看出他书法用笔的遒劲、苍茫、雄健、富有金石气;他笔下的梅花有石鼓文的意趣;秋菊点染生动、浑穆,婀娜中见风骨。

 王个簃先生所赠书法

当个老看到我带来习作想请他指导时,他笑了笑,连连说,“我们是同学,相互学习”。个老对我的每张习作都很认真地看了一遍,并逐一指出存在的不足和改进方法,最后还用石鼓文给我题写了“学无止境”四字,鼓励我不要放弃,要好好地坚持学习。

这样一位名播海内外的书画大家能给我这样悉心地指导,使我一下子忘记了拘束感。接着,个老又对我所临习的几方篆刻习作提出了修改意见,他说:“你需要多临习一些秦汉印中的精品,多去理解秦汉印里古朴敦厚的结体及章法,这样才能融会贯通,以达到身临其境的艺术效果。”

 王个簃篆刻:追求六法

数年后的一个初夏午后,我又去上海看望个老,得知他已患病住在华东医院,我立即赶往医院,在医院的一间普通病房里看见个老坐在轮椅上,但精神仍很好,只是面容较以前消瘦了许多,我把带来的一盆枝叶繁茂的五针松放到医院病房间的小案台上,希望他艺术生命能像这松树一样常绿常青。

比我先去医院看望个老的上海老书画家翁檵(jì)予先生热情地给我让座。(翁檵予先生是个老的学生,曾经在个老最困难时期给予过很多帮助)个老则很高兴地用手比划着让我坐在他的床上,我看到在病床边的台上还有个老每天练字的草稿,照顾他的那位常州阿姨说,每当看到他练字就会劝他少写点,让他多休息休息,读一些报上的新闻给他听,但个老还是坚持要每天练习。

 王个簃先生手拓印谱

个老看到我去医院看他,还是很高兴地和我谈了一个多小时,还特地让照顾他的那位阿姨给我打饭。饭后,个老顾不得休息,又问了我最近书法篆刻上的一些学习情况,我一一作答,个老对我说:“要乘年轻时多读点书,打好扎实的基础,因为书法篆刻的根是学养,读书固然可以固本,可以养气,要把自己丰厚的学养熔冶到书画艺术中去,才会有高格调的艺术作品,才会山外见山,天外见天。”

听罢个老的一席话,我深知这是他自己的切身体会,他是将自己的习艺经验传授于我,要我体味其中之意。我想到个老已经是一位耄耋老人,在医院养病期间,还坚持每天练字习画,那么勤奋,相比起自己来,每天又花多少时间去揣摩、去练习呢,心里对个老又多了一份敬佩之情。

 王个簃篆刻:百岁进军

后来,个老又介绍我去杭州拜访了沙孟海先生。在数年间,遇到一位和蔼可亲的老师能为自己的艺术指点迷津实为不易,我这样一位后辈青年却遇到了两位较有威望的艺术大家,确可感到无比荣耀。临告别前,我安慰个老要好好休息,并祝愿他早日康复。

孰知,那次与个老在医院一别不到半年,个老竟离开了人世,望着个老赠我的墨迹与他的印集,我似乎又看到了个老的音容笑貌,听到了他对我的谆谆教诲。

2013年是西泠印社成立110周年,我也从一名什么都不懂的喜欢艺术的青年成了西泠印社的一员。王个簃和沙孟海先生均已相继谢世20多年了,每每回忆起自己走过的习艺道路,对每一位帮助过我的老师心里充满了敬意,而每一个阶段所取得的成绩都与每一位老师对后辈的悉心关怀与帮助是分不开的。2017年是王个簃先生诞辰120周年,也是我遇到王个簃老师整整30年。